面对Libra,他们在怕什么?

AI中国网 https://www.cnaiplus.com

面对Libra,他们在怕什么?

加密货币Libra本周横空出世,尽管目前Facebook只公布了白皮书,项目尚未有任何公开进展,不过这已经足够引爆全球范围的讨论。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更是紧急宣布,要在7月16日召开对这一项目的听证会。

究竟Libra为什么会有如此高的讨论热度?它是17亿无银行账户人士的救世主,还是满载邪恶的潘多拉魔盒?雷锋网AI金融评论特此将各方解读和监管态度汇总如下,以飨读者。

Q1:Libra就是一种区块链货币吗?Calibra、Libra Association又是什么?

Libra:一是指区块链网络Libra, 二是指在此区块链基础上推出的加密货币。

Calibra:Facebook新成立的子公司,围绕Libra网络开发金融服务和产品。

Libra Association:一个独立的非营利性成员制组织,总部设在瑞士日内瓦。

Q2:Libra归Facebook管吗?

真正的管理者是Libra Association,旨在协调和提供网络与资产储备的管理框架,并牵头进行能够产生社会影响力的资助,为普惠金融提供支持。协会拥有最终决策权。协会成员系统由运行Libra区块链的验证者节点网络构成。

不过,Facebook 将保有领导角色至2019年结束。

更多介绍请戳:《扎克伯格这次要干一票大的!传统金融货币体系面对强烈挑战》

Q3:除了Facebook,还有哪些机构加入其中?

所有首批参与Libra协会章程拟定的企业均被称作“创始人”,要求有1000万美元的准入资金。目前有27家公司已经签约确认成为创始节点,分别是:

支付服务商:Mastercard, PayPal, PayU(纳斯达克旗下子公司), Stripe, Visa

技术和交易平台:Booking Holdings(酒店旅游预订平台), eBay, Facebook/Calibra(FB旗下子公司), Farfetch(电商平台), Lyft, MercadoPago(南美电商平台), SpotifyAB, Uber Technologies, Inc.

电信业: Iliad, Vodafone Group

区块链: Anchorage, Bison Trails, Coinbase, Inc., Xapo Holdings Limited

风险投资: Andreessen Horowitz, Breakthrough Initiatives, Ribbit Capital, Thrive Capital, Union Square Ventures

非营利组织、多边组织和学术机构: Creative Destruction Lab, Kiva, Mercy Corps, Women's WorldBanking

白皮书表示,希望到2020年上半年时,Libra协会的创始人数量能够达到100左右。

“相关的不同类型的公司的参与会非常有助于稳定币的推广,协会的设计显然就是要保证决策公平性。”前华泰联合证券信息技术副总监谷燕西认为,在初始会员中,一些行业的直接竞争对手都参与了这个协会,如 Visa 和 Mastercard、Uber 和 Lyft,一开始就确定了协会在接纳会员方面的包容性。

Q4:Libra想做什么?

白皮书指出,Libra旨在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

“无论用户的居住地、收入、职业状况如何,全球范围内的资金转移都该像发短信传照片一样轻松、划算,甚至更安全。金融生态系统的产品创新和新参与者都将有助于降低每个人获取资本的难度,同时为更多人提供流畅无缝的支付体验。”

Q5:Libra和比特币有什么不同?对其他数字货币有影响吗?

Libra以各国中央政府所发行的货币作为背书,这是与比特币最大的不同。

火币大学校长于佳宁就把Libra理解为一个升级版的比特币,“在支付方面更好用、更安全、更可靠的电子现金”。

他表示,比特币的本意是要成为一个电子现金系统,但是经过十年的发展,实际上并没有成为支付工具,而是一个价值存储工具,也就是“数字黄金”。由于币价波动较大、转账速度较慢、使用难度较高等因素,比特币无法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电子现金,无法在支付场景落地,而Libra的设计试图解决这些问题。

“对BTC中短期利好,但ETH 和 EOS 肯定会受到竞争。”CSDN副总裁孟岩说。

孟岩解释称,长期来说,Libra 会带动一类新的数字资产,以及一套以债权和利息为主要形式的激励体系,慢慢会把暴涨暴跌的传统激励模式边缘化。但在传统的这些数字货币中,BTC 受到的冲击最小,因为它足够简单和基础,就是个数字黄金。

他认为,“ ETH 和 EOS主要是流量比不过 Facebook。如果开发商发现在你这里只能挣1000块,在 Libra 里能够挣 5000 块,肯定有很大的动力转去 Libra 了。”

Q6:Libra是公链还是私链?

火币大学校长于佳宁解读称,Libra暂时采用了联盟链的方式。

“如果采用公链的架构,速度方面是跟不上的。Libra招募了一批验证节点,将基于技术的信任和对大公司的信任相结合,但是仍然非常努力让这个项目并不由某一个公司主体所控制。这种小规模的‘去中心化’是一个暂时的妥协,是为了寻求技术能力、组织形态、应用需求、金融逻辑的最优化平衡,未来随着技术的突破将转向公链,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去中心化’。

从目前的区块链技术演进逻辑来看,它的时间表是比较现实的。Libra项目提供了一个比较现实而且有效的方式来解决数字货币无法落地于真正支付场景的问题。”

他强调,主要是要价值与现实经济锚定并保持相对稳定,并解决支付速度、用户和吞吐量、跨国使用、资产独立性等问题。

Q7:为什么说Libra是稳定币?

首先,稳定币指的是一种具有稳定价值的加密货币,来连接数字货币世界与法币世界,例如之前锚定美元的USDT。

白皮书指出,“我们的目标是让 Libra 与现有货币并存。由于 Libra 将是一种全球货币,因此协会决定不制定自己的货币政策,而是沿用篮子所代表的中央银行的政策。”

据悉,Libra会锚定多国法币组成的一篮子货币,相关机制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特别提款权(SDR)类似。不过目前尚未公布Libra锚定的法币和具体数量。

Q8:对稳定币来说,Libra意味着什么?

Libra大概率会成为稳定币最终得以确立的标志性转折点。”人大金融科技研究所所长曹彤这样判断。

他解释称,之前稳定币已经较为活跃,但还是缺乏一种大的应用场景,稳定币需要使用时,还是要转换成法币再用于支付,转换成本比较高,而且操作体验也没那么好。但是Libra的横空出世,对各个应用场景的整合能力大大提高,全球的影响力和认知力也大幅提升,Libra的使用将由于其便利性和体验性,而不再是种资产保有的过度机制,持有资产与使用资产将会合二为一,因此,用户保有Libra的意愿可能会发生质的改变。

“这很有点像当年Apple手机对各个应用场景的整合,产生APP的全新物种,这种物种一旦出世,将是一种代际的跳跃。”曹彤说。

CSDN副总裁孟岩则认为,Libra是“事实上的铸币权”。他表示,短期来看,Libra 会是以法币债务抵押方式发行;长期来说,Libra 会采用一种混合模式来实现对铸币权的事实掌握。Facebook也正是希望通过 Libra 项目升级为数字经济世界里同时掌握铸币权和信贷权的超级银行。

“这种锚定方式意味着,Libra会按货币篮子确定的比例储备一定量现金,作为抵押发行数字货币,这是最简单的方式,也是最谨慎、最能为监管所接受、而且凭借 Facebook 的能力足以办到的方式。

多年以后,人们信任Libra的价值,不再是因为它可以方便地兑换为法币,不再是因为有任何第三方资产的支撑,仅仅因为在整个 Facebook 社交网络和无数的二级市场中有二十几亿人愿意主动用自己的资产、现金、产品与服务为 Libra 承兑。

到了这一步,就意味着流通的 Libra 当中,很大一部分,甚至是绝大多数,只在 Facebook 数字经济生态内循环,根本不会被兑现。Facebook 仍然会提供一个兑现承诺,但实际上并不需要承担兑现义务,这就给了它一定的权利,可以通过购买或者交易各种资产来增发 Libra。”

Q9:对国际货币来说,Libra意味着什么?

曹彤从国家主权货币国际化的角度切入,“我们现在热衷于讨论的人民币的国际化,这是在二战后国家主权货币演绎维度上的视角,当全球社会对国际货币的认知和关注转换到数字货币或Facebook的Libra维度后,国家主权货币的国际化慢慢不再会是主要矛盾。”

他预计,国际间个人之间的结算货币、公司之间商品贸易的结算货币、全球金融资产交易的计价货币、储备资产选择的货币,都会不同程度的“数字货币化“或者”Libra化“,即使美元的地位都会受到冲击,其他崛起中的主权货币也同样会面临跨维度的挑战。

孟岩认为,Facebook 之后,还会出现一些新的跨国、超主权的数字货币。未来每一个用户在日常支付中,都需要从若干个货币当中选择一个来进行,货币竞争直接在原子交易层面展开,这对于现有的一国内货币垄断的局面将形成极大的冲击。

Q10:对Facebook自己来说,Libra意味着什么?

“Libra 稳定运行若干年之后,Facebook 网络内将建立繁荣的电商、游戏、服务、金融等数字经济生态,大量产品和服务直接以 Libra 计价和支付。全球 Facebook 用户将逐渐建立对 Libra 本币的直接信任。”CSDN副总裁孟岩说。

直布罗陀证券交易所(GSX)团队成员Daniel Evans就撰文提出了以下几种可能:

  • 宣传噱头。也许Facebook希望将注意力转移到对隐私侵权,政治操纵和审查等肮脏行为的指责上,以及转向崇高和社会上令人愉悦的企业?也许Facebook想要恢复它十年前的形象:很酷,新颖,充满活力。

  • 搜索新收入。也许Facebook正试图弥补其不断下降的老龄化用户群?

  • 把行业竞争扼杀在摇篮里。Facebook可能会受到越来越多的小型社交媒体和消息平台的威胁,这些平台可以像Minds,Kik或Telegram一样准备加密,它们可能会继续削弱Facebook和WhatApp的用户群,并威胁到他们的地位?

  • ……

Q11:对互联网公司来说,Libra意味着什么?

“长期来看,对互联网巨头腾讯、苹果、阿里等影响较大,Libra以支付入手打造全球无摩擦的金融服务平台,是对传统互联网的降维攻击。”区块链公司Nervos联合创始人王博表示。

他说,Libra本质上是一个公有用户许可链,要资源有资源,要用户有用户,要商户有商户,“说它是迄今为止最靠谱的POS也不为过。对现今所有基于POS系统影响最大。

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方颂也提到了Libra和微信、支付宝们的区别:微信或支付宝使用的仍是原有货币单位,整个过程仅为“支付环节”。而Libra的性质是收取用户的现金和有价证券作抵押,再进行“数字货币发行”。

他强调,数字货币一旦能够单独产生,便会拥有生命力,成为独立的货币单位。因此Libra的金融属性比“支付功能”远远广泛得多,目前在法律和观念上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对Google、Amazon等国外互联网巨头来说,孟岩认为,它们的压力没有那么大,短期内不会发币。

“但如果 FB 把雷趟了,不仅没死,还活得更好了,那问题来了,如果 Google、Amazon 这时候再来发币,还来不来得及,能不能跟 FB 体系对抗?我判断他们肯定得上,不上的话,他们都成了 Facebook 的下级部门了。”

Q12:产业各方怎么看Libra?

“技术都很成熟,并不难。就看监管是否允许而已。”腾讯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在朋友圈里这样评论。

美团创始人王兴认为,Facebook 推 Libra 的策略很清晰,“柿子捡软的捏,先把全球 200 个国家中的弱国的货币系统逐步替代掉,碰到极少数强国当然是该低头就低头,该合谋就合谋。”

协会成员之一Visa,其亚太区副总裁则表示,加入Libra更重要的一点是信任、安全和创新,必须保证他们是可靠、负责任的,能够融入整个体系当中。

花旗银行首席执行官Michael Corbat被问起是否会加入Libra时表示,花旗内部会研究一下。“不过,他们在推出该计划前并未联系我们。”

彭博社也报道称,美国几家大银行或有机会参与Facebook的加密货币项目。Libra团队正在和几家银行展开对话,但未告知具体是哪些银行。

Q13:各国监管部门对Libra是什么态度?怎么管?

目前,加密货币在美国是由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实行监管但监管范围仅涵盖被视为证券的资产。如果Libra被美国政府视为一种新型货币,就可能免受SEC监管。

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Maxine Waters称,目前没有“明确的监管框架来为投资者,消费者和经济提供强有力的保护”,因此她建议项目暂停,并要求举行听证会。

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上月已就该项目运作和处理用户数据的细节致信Facebook,不过对方尚未回应。该委员会表示,Facebook过去曾利用过用户数据,“我们不允许在没有监管的情况下从瑞士银行账户(或指Libra Association)中运行风险新的加密货币。”

Facebook将在7月16日接受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听证会,听证会不仅会讨论Libra数字货币项目,可能也会提到数据隐私问题。负责Facebook区块链项目的David Marcus预计将出席听证。

相比之下,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态度相对缓和:“(金融科技行业的)创新太多了。在Libra能够在全世界通行之前,Facebook必须还要解决其他问题。这里有潜在的好处还有风险,特别是可能具有大量应用的货币。如果他们决定向前推进,我们将从安全、稳健和监管的角度出发,抱有很高的期望。”他表示,Facebook曾就此事与美联储有所接触。

法国财长Bruno Le Maire就担心Libra取代传统货币,他强硬地表示“Libra被允许成为主权货币”这件事不可能,也绝不能发生;并呼吁G7集团为今年7月的会议准备一份关于该项目的报告。

德国议员Markus Ferber也反对该项目,称这可能让拥有超过20亿用户的Facebook成为“影子银行”。

英国央行行长Mark Carney对此却持开放态度:“全球支付系统目前在很大程度上确实是不平等的。但这可能会受到全球监管的“最高标准”的制约。英国央行将“非常密切地”审查这一计划。”

IMF市场部主管Tobias Adrian则更倾向于将这种“稳定币”视为“电子货币”领域的一部分,这一领域规模已相当大。

值得一提的是,在印度,一项名为“2019年禁止加密货币和官方数字货币”的监管法草案在4月份得到了经济事务部、中央直税委员会、中央间税和海关委员会以及投资者教育和保护基金管理局的支持。

Coindesk报道称,印度IT法案第79条规定,Facebook已经有义务“尽一切努力”确保其网络或平台不被用于加密货币交易等非法活动。该法具有域外管辖权,这意味着即使跨国公司也可以被送上法庭。

雷锋网雷锋网雷锋网


本文转自雷锋网,如需转载请至雷锋网官网申请授权。

面对Libra,他们在怕什么?

AI中国网 https://www.cnaiplus.com

本文网址: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人工智能报;合作及投稿请联系:editor@cnaipl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