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2018-02-14 22:40:48 热度:

全民放贷到人人自危

AI 中国网 https://www.cnaiplus.com

“鄂尔多斯的金融危机还是来了!”熟悉当地民间借贷发展的张先生称。

这场被当地人称为“鄂尔多斯的金融危机”,也是当地民间借贷史上遭遇的首场危机。而在危机显露之前,民间借贷链条上的各利益相关者——地产企业、炒房者、债权人以及各色民间金融机构,均是这一击鼓传花过程中的“赢家”。

煤炭开采、拆迁带来滚滚财富,民间财富以高利贷形式参与房地产开发,卖房、炒房带来超额回报……但随着2010年房地产调控政策,将房价“只涨不跌”的预期打破,鄂尔多斯持续数年且皆大欢喜的全民借贷游戏也难以为继。

不过,这场由“全民放贷”到“人人自危”的危机过程,也成为鄂尔多斯当地居民领悟财富创造与风险教育的“生动课堂”。同时,这场危机也给当地政府带来一次难得的重新审视经济增长模式与民间金融管理的机会。

“鄂尔多斯金融危机”来了

尽管鄂尔多斯新城康巴什首届冰雪节已落幕一周,但龙年春节的喜庆,仍浸染着这座被外界称作“鬼城”的各个角落,而此时,因“全民放贷”而闻名全国,后因政府救市而一度风声稍缓的民间借贷,已不再“平静”。

2月中旬的一天,东胜区国贸大厦11层,鄂尔多斯东胜区公安分局打击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办公室所在地,数位一早赶来的债权人正在对几则公告议论纷纷,其中一则公告名为“班秀兰、郭钟生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债务人账目明细”。

公告显示,班秀兰、郭仲生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共计融资余额为206674000元,涉及的98名报案人共计结息还本67474066元,法院将对其名下21处房产中的20处房产进行拍卖,拍卖按债权人往息抵本后25%的债权顶抵拍卖价款。

“这意味着班秀兰的债权人,只能收回本金的25%,更不要说如期收回本息了!”一位自称认识班多年的债权人告诉,她此次放贷本息合计80万元,目前只收回了16万元,尽管相比投进去上千万的债权人,她的损失要小得多,但提及过往,她言语中尽是无奈与后悔。

无独有偶,在11层1005室前贴出另一则公告也分外惹眼——“宁虹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一案,现已进入办案侦查阶段,限仍未到我局报案的出借人在2月15日之前报案,如逾期未报案,我局将视为主动放弃债权,望相互转告。”

从2010年中秋前后事发的苏叶女案,到去年中富房地产法人代表王福金自杀,再到今年春节前后的班秀兰和宁虹非法集资案,随着鄂尔多斯公安部门打击非法吸收存款案件的深入开展,更多的民间借贷案正陆续“浮出水面”。

“自去年下半年起,鄂尔多斯的金融危机就已经来了,但什么时候才能结束,目前尚无法断言!”见证当地民间借贷发展史的张先生对表示。

在张先生看来,起于2010年秋季的“苏叶女案”可看作这场危机的“先声”,而去年9月的中富事件则将这场危机引入高潮,随着房地产调控效应的持续发酵,鄂尔多斯的民间借贷正遭遇其发展史上的首场危机。

事实上,鄂尔多斯民间借贷从无到有,及至后来“全民借贷”,并不足十年历史。2005年前后,煤炭等能源进入涨价周期,为坐拥巨量能源储藏的鄂尔多斯带来滚滚财富,加上随着新城改造所带来的拆迁款,当地民间财富迅速聚集,在当地主流金融机构远远不足,当地民间借贷市场也由此而生,并风生水起。


AI 中国网 https://www.cnaiplus.com

本文网址: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人工智能报;合作及投稿请联系:editor@cnaipl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