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2018-02-14 22:40:46 热度:

鄂尔多斯从全民借贷陷入全民恐慌

AI 中国网 https://www.cnaiplus.com

煤炭开采、拆迁带来滚滚财富,民间财富以高利贷形式参与房地产开发,卖房、炒房带来超额回报……但随着2010年房地产调控政策,将房价“只涨不跌”的预期打破,鄂尔多斯持续数年且皆大欢喜的全民借贷游戏也难以为继。

随着民间借贷危机影响的深入,外来人口大量撤离,被广泛称为“鬼城”的康巴什如今愈加冷清。在这政府花大力气规划的鄂尔多斯新城区,成吉思汗的铜雕、博物馆、民族剧院、政府大楼等,高调、光鲜地耸立着。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即使是在白天,康巴什宽阔的主干道“鄂尔多斯大街”上,也只能偶尔看见两名环卫工。

图说鄂尔多斯

在温州“因祸得福”成为全国金融改革试验区的时候,民间金融重灾区鄂尔多斯也在寻找破冰前行的改革途径。相关人士认为,鄂尔多斯此轮爆发的危机,并不是鄂尔多斯模式的全面崩盘式的系统危机,而是鄂尔多斯市场重新规范、深度调整式的结构性危机。

从全民借贷到全民恐慌

在2011年上半年之前,鄂尔多斯市民许君(化名)还靠着借出去的200万元的两分利,不用工作就过着富足的生活。但是之后,形势突转,收不回本息的许君,只得收回承包出去的出租车,在路上亲自跑起了车。

许君是鄂尔多斯众多民间债权人的缩影。在当地,有着“10户9贷”的普遍说法。据媒体调查,甚至有近6成公务员为民间借贷的隐形债权人。在民间借贷危机爆发后,众多的债权人纷纷被套牢。

在经济模式上,内蒙古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系主任雷立钧教授将鄂尔多斯比作靠出口能源致富的阿拉伯国家。鄂尔多斯已探明煤炭储量约占全国总储量的1/6,全市70%的地下埋着高质量的“黑金”。2005年前后,煤炭等能源进入涨价周期,鄂尔多斯在短短几年间暴富,人均GDP甚至超过香港跃居全国第一。依靠资源致富之时,鄂尔多斯的交通、新城等市政建设也迈开了大步伐。

许许多多像许君一样的鄂尔多斯人通过煤炭、拆迁补偿迅速聚集了大量财富,并试图让钱“生出”更多的钱。雷立钧向时代周报分析“中国的金融业不是很发达,不管是直接融资还是间接融资,都很落后。大量的资金要逐利,进正规银行体系的话,没有更高的回报率,所以进入了民间市场。”

而大量涌入鄂尔多斯房地产市场的中小房地产企业,在无法从正规金融机构获得低廉融资的情形下,与民间资金一拍即合。

许君介绍,像他这样的债权人以2-2.5分的月息将钱借给亲友,这些亲友再以3-3.5分的月息转手再将钱借出去,从中赚取利息差。有部分债权人以房产作为抵押,从银行以低息获得贷款再高息转出。几经周转,这些民间资金多数流向房地产开发商,有的月息高达8分。

据统计,鄂尔多斯民间信贷资本至少在2000亿元以上。当多数鄂尔多斯人坚信快速的经济增长 和财富聚集只是一个开始时,各种风险已经在潜滋暗长,危机一触即发。

2011年9月20日,被债主追得无路可逃的苏叶女自首。据报道,苏叶女在一年多的时间里,通过民间借贷贷得资金8亿-10亿元,受害者约4000人——超过此前鄂尔多斯民间借贷第一大案石小红案7.4亿元的融资额。

这仅仅是开端。随着房地产调控政策的影响,银行信贷紧缩,以及限购政策引发的低迷,地产商资金链吃紧甚至断裂。经济学者马光远调研称,鄂尔多斯开发房地产80%的资金来源于当地极其活跃的民间借贷市场。房价停涨、楼盘滞销、房地产老板无法按时支付下线利息,下线无法支付给三线,大量 民间资本被套牢,诸多债权人甚至血本无归。民间借贷危机爆发。

就在苏叶女自首后的第三天,中富房地产公司法定代表人、原鄂尔多斯市东胜区人民法院院长王福金自杀,身后是2.63亿元民间借款和每月789万元利息。据天津高和 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和)在2011年10月发布的《民间借贷危机调研报告》中,2011年9月,鄂尔多斯政府曾对17个民间借贷在10亿元以上的房地产开发企业法定代表人限制出境,并实施监控。

随着鄂尔多斯经济陷入低迷,大量外来人口亦逐渐撤出当地。许君表示,以前鄂尔多斯出租车的空载率很低,几乎有拉不完的活。而今外来人口少了,人们晚间吃饭、娱乐的夜生活也减少,出租车的生意锐减近半。编辑贾杜晶


AI 中国网 https://www.cnaiplus.com

本文网址: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人工智能报;合作及投稿请联系:editor@cnaiplus.com